百岁坊的银 纳西人的魂
栏目: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:2019-11-12 23:26
在绵长的前史进程中,百岁坊所制造的银器与纳西族文明得以完美结合,表现了纳西族“大交融”的民族包容性,开发出了颇具特征的银器,如用汉、藏、东巴文在银器上刻制“吉利如意”、“长命富贵”、“万事如意”、“岁岁安全”;图画构思上刻有“鱼”(涵义“年年有余”)、东巴“吉利花”、龙、凤(“龙凤呈祥”)、汉族“牡丹富贵花”、纳西“八宝”(八仙过海之法器)、汉族“吉利花”;在造型构思方面开发出了颇具纳西风格的银筷子(涵义“快生贵子”)、梳子、发簪、麒麟,而“银腰带”(傣族)、“头饰”(苗族)等少数民族装饰物又一起融入了纳西文明元素;交融“蒙古族”文明的“六方壶”,涵义为“六六大顺”!百岁坊的每一件银器,都有其特别运用的阶段和场合,也有其特别的涵义。

丽江有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,有天人合一的自然哲学,若将山水清美比做秀女回眸,那东巴文明则似矗立千年的老者。东巴象形文字像一幅生动的纳西人日子画像,形象详细地展示了丽江人的日子方式,百岁坊的工匠们自小都日子在这古镇中,说着他们了解的纳西语,将那些有祝愿涵义的文字赋予吸收丽江山水灵气的雪花银上。这些涵义都是通过韶光的沉积,年月的查验留下来的,它携带着来自各方的祝愿,那些文字隽永地刻在了皎白灵动的雪花银上,便让这银器活了起来。假如再经人体温的滋补,便会越发地透亮,散发出生气勃勃。

丽江往西北走便是迪庆藏族自治州,作为茶马古道的必经之地,百岁坊人不断地击打手中的银器,却也与外界有所沟通。百岁坊的银,交融了藏族银饰的一些特色,通体象牙白,宝石镶嵌甚少,却舍得在款式、人工上做文章。拉伸、改变、缀连都是惯用手法,不厌其精。仪式起舞的时分,千枚摇摆,环佩叮当,婀娜中埋藏无限风情,妖娆得拍案叫绝。

纳西人有东巴的魂,百岁坊的银则是纳西人的魂。时过境迁,星月流通,从茶马古道到现在的国际名镇,丽江一向是敞开的丽江,纳西人也一向都在感知国际的改变。东巴文明在百岁坊的银器中可被窥见而且无缺地保存下来,我国的传统文明、其它各个名族的美丽图画、特别的银制品工艺和用途也被百岁坊人吸收过来,让其完美地交融在百岁坊的银器中。一件小小的银器,便是民族交融的表现,见证了一方水土的开展变迁。

择一事,终终身

最近看纪录片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,片中故宫文物修正师们的漠然和执着让人难忘。

“在大时代的布景下,一群身怀绝技、起死回生的文物修正师,默默地坚守故宫一隅,日复一日地打理着无价之宝的’国宝’。他们是故宫里的挂钟匠、青铜匠、摹画工、木器工、漆器工……宫墙外的国际斗转星移,宫墙内的他们却要用几年的时刻摩挲同一件文物。一座宫殿挂钟上千个零件要严丝合缝;一件碎成100多片的青铜器要拼接完好;一副古画揭一两个月;一幅画描摹耗时几年到几十年……”一个个文物修正师用自己的一辈子来诠释“由于酷爱所以坚持”的结实崇奉。

在云南丽江,也有一群和故宫文物修正师很相像的人,他们便是百岁坊制银手工人。

他们生生世世日子在丽江,祖祖辈辈都在打银。他们有的没有受过正规教育,但身上却有着浓重的匠人气味,有的一辈子除了银器活,没有做过任何其他作业,却能雕琢出很多绝无仅有的著作,他们有的入行不久,却能不急不赶地做好每一件器物。

在百岁坊的作业室里,每个手工人好像各司其职,规划、画图、淬炼、灌模、熔接、锤击、击打、錾刻、镌字、打磨、抛光……细细调查才发现他们简直都能独立完结一整套工序。每个师傅的箱子里都摆放了不少的犬牙交错、粗细不等的铁条。“选料、化料、手工捶打、雕琢、抛光,就这几道工序,看似比较简单,但却是检测工匠的手工和熟练程度。”师傅一边说一边拿起锤子和钳子开端重复捶打银块,一个银碗的雏形就渐渐呈现了。

再用一个铁钉巨细的模具对准银银碗,拿着锤头渐渐敲下去,一个繁体的福字就呈现了。雕琢上各种斑纹之后,就进入最终一道抛光程序。有时候,一只银碗要要耗时多日才干打磨雕琢出来。

当一只精巧的银碗在他们的手中打造出来时,还带有少许余温,却不敢用手去摸,生怕指纹会玷污纯真的碗面。当这个完好的著作呈现在眼前时,能感遭到它的质感和亦古亦今的时代感。这是手工人祖祖辈辈的传承,也是他们消耗半生乃至终身才有的堆集。那些看不到的支付,无法亲自领会的日夜投入便是最打动听的部分。

曾几何时,铁锤次序落下的叮当声,犹如一串串飘荡着的洪亮音符,成了人们悠远的回忆和收藏在心间的故事……手工人们听着父辈叮叮叮的打银声来到这个国际,又很多次听着这个声响安定入睡、醒来。这些阅历听起来既细腻又温软。

百岁坊1064_看图王

制银勾连起了古与今两个时空,传递着祖辈和今人的对话。百岁坊的手工人多为丽江本地的纳西族,纳西族崇尚纯银饰品。在纳西族文明里,银子有保安全的效果。孩提时期,家里的白叟会给他们送上银锁、银手镯、银项链,并刻有“长命富贵”、“福禄寿禧”、“吉利如意”等祝愿语,寄予对他们的殷殷祝愿。爱情时,纳西族年青男女确认爱情联系后,会以一只银项链作为定情之物。成婚时,婚礼必定要有“银器”,包含银手镯、银餐具。

潜移默化,纳西族手工人也成了银器艺术的忠诚运用者与记载者。纳西男人身上多佩带银饰品,打银也成为不少纳西男人终其终身的挑选。

在百岁坊遇见的每一位师傅都令人形象深入。他们尽管做着天壤之别的事,运用着彻底不同的东西,却都有着相同的情绪——执着与专心。他们用双手打磨,从无形中发明有形的物件,为著作注入魂灵。他们比千万人都愈加懂得银的质感,边边角角,一锤一划,都是年月的痕迹,也是对工艺的偏执。

时刻流通,在百岁坊,纯手工制造的东西却得以保存与传承。百岁坊的匠人信任手工的器物会愈加古拙实在,是对前史、对传统手工的回忆,一起它也逾越了时刻、逾越了言语。


购买咨询电话